陜西少華、礦山、建筑、煤礦
咨詢熱線:18754718618
導航菜單
聯系我們:
18754718618
手機:
13583758483
手機:
移動手機
微信:
微信
QQ:
地址:
山東省濟寧市高新區柳行街道辦事處孫橋村

新聞動態


來自:陜西少華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發布日期:2018-10-15
核心提示:建筑與裝飾,原本是現代建筑體系中不可分割的兩個方面,但隨著社會分工的深入,二者卻漸行漸遠。伴隨行業精細化程度的加劇,建筑與裝飾往往被剝離開來,分別由不同的設計師來設計,由不同的施工隊伍來施工。
建筑與裝飾,原本是現代建筑體系中不可分割的兩個方面,但隨著社會分工的深入,二者卻漸行漸遠。伴隨行業精細化程度的加劇,建筑與裝飾往往被剝離開來,分別由不同的設計師來設計,由不同的施工隊伍來施工。
    針對這一越來越常見的現象,都市元素(北京)國際建筑設計有限公司創建人、首席建筑師王剛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建筑與裝飾,未來將再次走向融合。
    裝飾與建筑是一個整體
    在建筑發展的早期,建筑與裝飾本是不分的。幾百年前,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房子里里外外甚至到花園、家具,都是需要建筑師來設計的。文藝復興時期的“三杰”:米開朗琪羅、達·芬奇、拉斐爾,同時有著科學家、藝術家、建筑師等多重身份。而在當前,如此之集大成者恐怕再難出現。
    在傳統的建筑教育中,有一項非常重要的課程就是建筑史,對一名建筑師來講,對建筑史的研究是一門必修課。從建筑史,也就是人類發展的歷史上來講,建筑是不分“里”與“外”的。
    美國Chiasmus設計與建筑工作室創始人柯衛表示:“裝飾和建筑在本質上沒有什么差別,建筑就是裝飾,裝飾就是建筑。裝飾是來源于人最本能的東西,就像小孩子拿著畫筆在白墻上涂畫,在自己身上涂抹等等,這是一種本能,而不是后天養成的,裝飾就是要把美的東西變得更美。所以我認為,建筑和裝飾在本質上沒有什么不同。”
    社會分工使建筑與裝飾被割裂
   建筑與裝飾本是一體的,但隨著社會分工的加劇,裝飾漸漸被人為地從建筑中剝離開來。
    北京弘高建筑裝飾工程設計有限公司設計研發中心總經理韓力煒表示:“一個建筑由外到內,需要設計師進行內外的統籌,分工的不同是因為人的經歷和能力有限;另一方面,每個人具有不同的出發點,房地廠商希望把房子賣出去,而建筑師希望通過建筑把自然的尋求和人們的需求結合起來。”
    同時,建筑與裝飾的割裂還有一定的歷史原因。建筑首先是與生活方式結合在一起的。二戰后,大量房屋被毀壞,需要更多產品化、工業化的建筑來滿足人們的需求。加之當時工業已經到了一個較為發達的階段,因此現代主義建筑便應運而生,這使得精雕細琢的裝飾與工業化生產的建筑漸漸“分道揚鑣”。
    王剛表示:“在錯誤認識發生之后,就產生了很多不和諧、不合適甚至是負向的作用。”
    現代主義的挑戰
    1908年,著名建筑師盧斯發表了一篇名為《裝飾與罪惡》的文章,它的中心思想是反對沒有功能意義的裝飾。盧斯認為,裝飾不再跟我們的文化有機聯系,已經不能體現文化內涵了。當今制造出來的裝飾跟我們沒有關系,跟世界秩序沒有關系。對此,人們不禁要反思,裝飾到底是什么呢?
  在100年前,很多傳統的東西開始分裂,現代主義誕生。盧斯的思想也在當時產生,他認為所有裝飾都是邪惡的,并反對沒有功能意義的裝飾,他認為任何的裝飾都是虛偽的。然而這種思潮有著很強烈的背景原因,當時歐洲長時間經歷戰爭,需要很多新房子來居住,而在當時經濟條件并不好的情況下,把錢花在不必要的裝飾上就是一種罪惡。
  回憶當時的思潮,柯衛表示:“這樣的爭論現在也有,但極簡主義的想法顯得過于偏激。做房子就像是拍電影,不是一定要現代主義,也不一定是什么流派。有些電影是現代的,有些是穿越的,有些是搞笑的,有些是發人深省的,只要是對美的追求,都是我們應當去肯定的。”
    建筑與裝飾再度融合
    對于建筑與裝飾的未來,王剛認為,二者必將再度融合。雖然工業文明之后,社會分工更細了,產生了很多細分行業,但如果沒有對整體產生宏觀的認識,行業的發展將會受到牽絆,尤其在時代走到某一個階段的時候。
  王剛認為:“分工是一種快節奏、市場化的需要,但每一個設計師、建筑師都應該明確,我是這個集團軍的一部分,大家要有一個整體上的高度認識。設計師可以去做家具,也可以去做燈光,可以做配飾,也可以去做建筑、結構,但是很多人在忙的過程中容易忽略了自己要做的究竟是什么,而是把過程當做了目標,這是非常錯誤的一件事。就如在餐廳里,有主廚、面點師,也有洗碗工、服務員,我們的目的是一桌菜,包括門口招呼客人的店小二,都是這一桌菜不可分割的部分。”
    “我認為,未來,建筑與裝飾將再度融合,這也是我的一個心愿。”王剛表示。
    來源:中華建筑報
香蕉视频app网址安卓下载-香蕉app视频在线观看-香蕉视频无限观看免费下载